首页 中共潜江市委 潜江市政府 潜江市人大 潜江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曹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曹禺文化 > 正文
曹禺经典剧作对我国剧作学的影响——以顾仲彝编剧理论为例
信息来源:??发布日期:2018-10-11 16:57:06??浏览次数:次??文字大小:
  上海戏剧学院 姜赫
  曹禺是我国着名的戏剧大师,他的作品在我国戏剧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家》等五大经典,至今为止都是我国话剧艺术的高峰之作。
  顾仲彝先生是我国着名的戏剧理论家、教育家。1920年,顾仲彝进入南京高等师范英文科,1924年毕业,在那里他受到西洋戏剧的启蒙教育。自此之后,他便积极投身于戏剧艺术活动当中,先后参与了上海戏剧协社、上海剧艺社、抗敌演剧队等组织。这期间,他阅读了大量的欧美戏剧作品,并对其进行改译并搬上舞台,借此积累了丰富的编剧经验。1945年上海市立实验戏剧学校成立,顾仲彝任校长。1957年转入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任教授。1963初又受中央戏剧学院的邀请赴北京教授编剧理论。经过长期的艺术和教学实践,顾仲彝先生对剧作学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尤其是他的代表作《编剧理论与技巧》,是他长期以来的编剧和教学经历的智慧结晶。此书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本全面地、系统地对戏剧编剧技巧进行梳理,对编剧理论进行总结的专着,是中国剧作学教材的开山之作。他的思想与理论为我国编剧教学打下了基础,顾仲彝编剧教学法对我国编剧人才的培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编剧理论与技巧》融中外戏剧理论于一炉,对人类戏剧史上重要的理论都进行了阐述。此书将戏剧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每一章重要的戏剧理论,顾先生都辅以生动具体的戏剧作品进行举例分析。在这些例证中,中国话剧作品尤以曹禺先生的经典剧作最为重要。从中曹禺经典作品对我国剧作学的深刻影响。
  一、 曹禺剧作与戏剧冲突理论
  自古希腊时代开始,先贤们就已经开始对戏剧的本体究竟是什么进行探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提出了着名的“动作说”。黑格尔第一次正式提出了“冲突”这个本质的概念,他认为“戏剧体诗以目的和人物性格的冲突以及这种斗争的必然解决为中心” 。法国的布伦退尔接受了黑格尔的观点并进一步证明,将其表述为“意志冲突”论。其后,英国戏剧家威廉?阿契尔提出了“危机”说,美国的贝克提出了“动作与感情”说,霍华德?劳逊提出了“社会冲突”说。
  在戏剧本体论的研究当中,顾仲彝更倾向于法国戏剧家布伦退尔的“冲突”说。他认为“戏剧冲突是戏剧创作的最基本特征” 。戏剧冲突要有一系列的动作和矛盾由小到大螺旋式的上升,而非直线上升。顾先生将戏剧冲突的发展总结为六种方式。其中最常见的方式是“冲突的对立面,冲突的内容,始终基本上不变,但通过一次次的交锋,冲突越来越激化和深化,到最后的爆发点,雷电交加,一泄而尽” 。他认为运用这种戏剧冲突发展模式最完善的例子,就是曹禺先生最着名的作品《雷雨》。
  《雷雨》在社会层面上反映的是一个资产阶级家庭中新旧思想的碰撞与斗争,每一个人物都有鲜明的人物性格,剧中每个人物之间都有复杂交错的意志冲突。贯穿在全剧自始至终的重要冲突,是繁漪和周萍之间的冲突。繁漪作为全剧最富有反抗精神的女性角色,她的意志倔强而富有冲击力,与之相对的周萍却十分软弱。在曹禺先生的巧妙构思下,二人的矛盾冲突纵贯全剧。在一次又一次的交锋中,二人的矛盾一步步的激化,终于在全剧的最后迎来井喷式的爆发。
  第一幕中二人的矛盾已经初现端倪:周萍已经好几天不见繁漪了,今天他走进客厅,刚好遇到从楼上下来的繁漪。他立刻就想离开却没有成功。这是一次不期而遇的对话:
  周繁漪 你在矿山做什么呢?
  周? 冲 妈,你忘了,哥哥是专门学矿科的。
  周繁漪 这是理由么,萍?
  周? 萍 (拿起报纸)说不出来,像是家里住得太久了,烦得很。
  周繁漪 (笑)我怕你是胆小吧?
  周? 萍 怎么讲?
  周繁漪 这屋子曾经闹过鬼,你忘了。
  繁漪通过轻蔑的一笑向观众透露了二人之间的矛盾和繁漪的态度,并且用“这屋子曾经闹过鬼”对周萍进行威胁。到了第二幕,二人的矛盾冲突正式展开,繁漪用哀求的方式打算挽回他们的感情,并向周萍提出希望他不要离开。但繁漪没想到的是,周萍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的请求。受到拒绝的繁漪此时无法再保持冷静,二人的矛盾冲突升级:
  周繁漪 (冷笑)小心,小心!你不要把一个失望的女人逼得太狠了。她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周? 萍 我已经打算好了。
  周繁漪 好,你去吧!小心,现在(望窗外,自语)风暴就要起来了!
  此时二人的冲突已经发展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地步。到了第三幕,二人的意志冲突进一步激化。在这一幕中,曹禺先生没有用语言来表达二人的矛盾冲突,而是以纯粹的行动来表达。周萍从窗口跳进四凤的卧室,他们谈话时突然雷声大作,四凤扑到周萍的怀里,而这一切都被窗外的繁漪看在眼里。一道蓝森森的闪电照亮了周繁漪惨白的脸,一道一道的雨水在她散乱的头发上淋着。到第四幕,二人的冲突终于发展到了最顶点。繁漪对周萍软硬兼施,企图使周萍放弃离开的想法。眼看着周萍即将带着四凤离开周公馆,繁漪叫周冲来阻止周萍的离开,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周冲竟然如此软弱,将自己心爱的四凤拱手让给了哥哥。在最后关头,繁漪决心与周萍同归于尽,她将自己与周萍的秘密全盘托出,还搬出了周朴园,企图借助周朴园的力量组织周萍和四凤的出走。
  从第一幕的初见端倪,到第四幕的同归于尽,繁漪和周萍之间的意志冲突经历了发展、缓和、激化、爆发四个阶段。二人之间的冲突并非一蹴而就,而是有反复斗争的,是迂回曲折的,是越来越紧张的。最终,二人之间的矛盾冲突推动着整个故事的矛盾发展至顶点。从繁漪和周萍二人之间的矛盾发展过程,我们可以看出《雷雨》的人物意志冲突设计之巧妙,一步步向上发展最终一泄而尽。从剧作学的角度来看,不愧是戏剧冲突完善的实例。
  二、 曹禺剧作与戏剧结构严谨论
  戏剧结构是顾仲彝先生最为看重的编剧技巧,也是顾仲彝编剧教学法中最为重要的章节。他依据欧洲戏剧史上对于对于结构类型比较科学的分类方法,把戏剧结构分为“开放式结构”、“锁闭式结构”和“人像展览式”结构三种类型。曹禺先生的戏剧作品覆盖了所有这三种形式,《雷雨》属于锁闭式结构,《家》、《北京人》属于开放式结构,《日出》属于人像展览式结构。
  在戏剧结构这一章节,顾仲彝先生也以《雷雨》为例对戏剧结构的严谨论进行了分析。《雷雨》在结构上可谓无懈可击。从戏的开端、进展再到高潮、结局,都是环环相扣、引人入胜。顾仲彝先生将戏的开端称为“上升动作”,其作用是揭示矛盾,为故事发展积蓄力量。上文中所提到过的周萍和繁漪矛盾之初现端倪就发生在《雷雨》的第一幕。此时的舞台上已经是乌云密布。但是周朴园的回家,周萍的急于出走,繁漪的抗拒喝药,四凤的苦闷和四凤母亲的突然到来,都预示着一场风暴正在积蓄力量,马上就要爆发。
  戏的进展过程中,顾仲彝先生强调“关键性的情节必须实现要有准备、预示或伏笔” 。为了给四凤的触电而死铺垫,曹禺先生在全剧中的事先准备有三次之多:第一次是仆人来报告藤萝架旁边的电线给风吹断了,要叫电灯匠来修理;第二次是四凤被辞退时,周繁漪又说已经叫鲁贵去找电灯匠了;第三次是周朴园问仆人电灯线修好了没有,仆人说电灯匠来过了,因为大雨不能修,要到明天再修。正如着名戏剧家契诃夫所说:“如果在第一幕里墙上挂着一支枪,那么在第三幕里这支枪就一定要打响!”如此精心的铺垫就是为了最后一幕四凤触电身亡的戏剧结尾埋下伏笔。
  三、 曹禺剧作与戏剧语言的高度艺术化
  顾仲彝先生认为戏剧语言是“阐明主题、描绘冲突、刻画人物的主要手段”,“是剧本的基本材料” 。他认为戏剧语言的作用有四种:(一)叙述说明,(二)过场连接,(三)推动剧情进展,(四)揭示人物性格;同时他又提出了戏剧语言的五点要求:(一)贵真实,(二)宜浅显,(三)务含蓄,(四)重机趣,(五)易上口。
  对这四个作用五个要求,曹禺先生的戏剧作品均提供了优秀的艺术范本。话剧《北京人》中,曹禺先生就用最精炼又富有深意的语言巧妙地揭示了不同人物人物的性格。《北京人》第二幕结尾,思懿拿到了愫方偷偷给她表哥,即思懿的丈夫的书信。思懿存心当面羞辱愫方,并借此进一步控制她的丈夫。
  文 (焦急地)你究竟要怎么样?
  思 (翻眼)我不要怎么样。
  文 你要怎么样?你说呀,说呀!
  思 (故意作出一种忍顺的神色)我什么都看开了。人活着没有一点意思。早晚棺材一盖,两腿一伸,什么都是假的。(走向自己的卧室)
  文 你要干什么?
  思 (回头)干什么?我拿账本交账。(走进屋内)
  文 (对门)你这是何苦,你这是何苦?你究竟想怎么样?你说呀!(思懿拿着账本又从卧室走出)
  思 (翻眼)我不想怎么样。我只要你日后想着我这个老实人待你的好处。明天一见亮,我就进尼姑庵,我已经托人送信了。
  文 哦,天哪,请你老实说了吧。你的真意思是怎么回子事?我不是外人,我跟你相处了二十年,你何苦这样?何苦这样?
  思 (拿出方才愫方给文清的信,带着嘲蔑)哼,她当我这么好欺负,在我眼前就敢信啊诗啊地给你递起来。(突然狠恶地)还是那句话,我要你自己当我的面把她的信原样退给她。
  文 (闪避地)我,我明天就会走了。
  思 (严厉)那么就现在退给她。我已经替你请她来了。
  文 (惊恐)她,她来干什么?
  思 (讥刺地)拿你写给她的情书啊!
  文 (苦闷地叫了一声)哦!(就想回转身跑到卧室)
  思 (厉声)敢走!
  【文清停住脚。
  思 (切齿)不会偷油的耗子,就少在猫面前做馋相。这一点点颜色我要她——
  这一段对话,曹禺先生用十分生动的语言体现出了二人截然不同的性格。曾文清生性胆小懦弱,在被思懿捉住把柄之后的语言毫无底气,每一句话都透着惊恐和无助。曾思懿则是异常地霸道,甚至用十分粗俗的话来讽刺挖苦他们。这一幕到最后曾皓昏厥过去,众人将曾皓抬出家门:
  霆 (回头)走不了,爷爷的手抓着门不放。
  思 用劲抬!
  愫 (哀痛地)他不肯离开家呀。(大家又在犹疑)
  思 抬,抬!救人要紧,听我的话还是听她的话?抬!
  【张顺硬向前走。
  愫 他的手,他的手!
  思 (对曾霆)把手掰开。
  霆 我怕。
  思 笨,我来。
  文 爹!爹!
  霆 (恐怖地指着)爷爷的手,爷爷的手!
  【思懿强自掰开曾皓的手。
  文 (愤极)你这个鬼!你把父亲的手都弄出血来了。
  思 抬!(低声,狠恶地)房子要卖,你愿意人死在家里?
  寥寥数笔,便将文清、思懿、愫方等人物的性格十分鲜明地揭示出来,尤其仅是思懿的一个“抬”字,将她的凶恶、狠毒和无情展现地淋漓尽致。
  从上所述可见,曹禺先生的经典剧作在戏剧冲突、戏剧结构,还是在语言创造上都堪称一流,为剧作学理论提供了成功的范例。剧作学教学十分注重具体的艺术分析,只有将理论与戏剧实践结合起来,才能让学生真切地理解戏剧理论的深奥原理。曹禺经典剧作为我们提供了典范,奠定了曹禺经典剧作对我国剧作学研究不可动摇之地位。
版权所有:365bet模拟下注_365bet外围投注_365bet电子
地址:潜江市章华北路(曹禺纪念馆内)   投搞信箱:840296798@qq.com
备案号:鄂ICP备14005689号  技术支持:潜江热线